我已授权

注册

全球经济:2019年缓行中漫舞

2019-12-26 00:43:36 证券时报 

张锐

在多重压力中寻找平衡,在市场跌宕中厘清航向,在贸易摩擦中挣脱羁绊,在错乱场景中谋求破局,在局部危机中迎风而立,在政策赋能中蓄势躬耕……2019年的全球经济遭遇了太多反向性、破坏性因素的冲击与袭扰,同时也承接了许多积极性、创新性能量的供给与牵引,多空力量的对阵与博弈造就出了经济增长的慢热生态与碎步走势。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2019年美国经济只能实现2%的增长,同期欧元区经济增幅也仅为1.2%,日本GDP更是不可超过1%的增长,而中国全年经济增速将滑落至6.1%。全球范围内四大核心经济体增长同步放缓,导致过去一年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增速分别减慢至1.68%和3.9%,低于1980年以来的长期均值和金融危机十年来的平均数值。IMF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只可实现3%的同比增长,创下金融危机后的最低点。

充当着对冲经济下行的最核心逆周期调节工具,货币政策在过去一年频频释放出宽松筹码。美联储年内三次降低联邦基准利率,带动全球30多个国家的中央银行跟进降息,进而将货币市场利率推低到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并向全球市场注入了超过20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与降息动作相伴随,美联储再次启用搁置十年之久的债券回购工具,欧洲央行在宣布结束持续四年的“购债计划”不到12个月就紧急启动量化宽松(QE),日本央行维持1-3年期、3-5年期日债购买规模不变,受此驱动,美欧日三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至史上最大规模。

与货币政策相向而行,全球财政政策在2019年也不断加大“油门”。美国联邦政府2019财年财政赤字同比增加26%,同期美国国债发行量扩容1.3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5.6%。日本2019财年财政支出规模为102万亿日元,在历史上首次突破100万亿日元,与此策应,2019年日本国债的存量规模超过1000万亿日元,其中增量国债32.66万亿日元。不仅如此,为了帮助解决沉重的公共债务负担,日本政府将消费税由8%提高至10%,此举据称可为政府带去5.7万亿日元的税入。另外,新兴市场经济体阵营中的印度推出了5年内拨款100万亿卢比用于基础设施的投资计划,同时作出了向农民提供现金补助和向中产阶级进行大幅减税的决定;中国政府将2019年财政赤字提至2.8%,并启动减税新政,全年减税降费超2万亿元。

作为宏观政策调控的重要目标,过去一年的通货膨胀在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谓冰火两重天。除了美国核心通胀率缓慢地朝着2.0%的既定区位靠近外,欧元区和日本依旧在通货紧缩的阴影中痛苦爬行。与此相反,委内瑞拉的年度通胀率达到815194%,津巴布韦的物价水平同比劲升350%,阿根廷的CPI狂涨55%至历史最高水平;另外,受到猪肉价格的连续大幅上涨,中国国内物价水平在过去一年中出现逐月走高的趋势,CPI一度达到了4.5%这一7年来的最大月度涨幅,全年突破政策设定目标也无悬念。

承接着美联储以及各国央行宽松货币政策赋予的充分资金供给,全球股市在过去一年中上演了一段波涛汹涌的行情,其中道琼斯指数在历史上首次将28000点这一里程碑式的指数点位踩在脚下,标普500指数盘中先后20多次收盘创出纪录新高,最终美国股市成功站上了历史最顶部。新兴市场阵营中的印度孟买30指数过去一年中在历史上首次突破40000点,并成功摸到了历史最高点位,而巴西BOVEXPA也以巨大的年度涨幅升至历史最高点。

债券市场方面,同样受益于宽松货币政策造就的低融资成本优势,从政府到银行金融机构再到非金融企业不约而同地抢发债券,全球债券存量发行规模至2019年增至115万亿美元。但利率的降低又同时拉低了债券收益率,全球负收益率政府债券过去一年中一度急速扩容至17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同时全球负利率企业债券规模也超过1.2万亿美元。而与负收益率债券相伴而行的还有债券市场的利率倒挂,其中美国30年期与10年期国债、10年期与1年期、1年期与三个月的国债在2019年均多次出现倒挂。另外,债券价格与债券收益率呈现出反向运动,因此,在众多的债券收益率跌入负值区间的同时,债券价格却昂首向上,2019年的全球债券市场与股票市场一起上演了一场扶摇直上的牛市行情。

汇率市场方面,美联储的降息理论上必然推低美元,可过去一年中美元不仅没有下行,相反收获了一定涨幅,美元与非美货币的“跷跷板”效应再度上演,除日元外,欧元、加元以及澳大利亚元均出现不同程度地下跌,其中新西兰元币值沉降至了历史最低位置。另外,伴随着美元的升值,为了对冲本国货币贬值,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不得不抛出大量美元储备,包括印度等国在内的官方美元储备资产大幅萎缩,同时作为美元倾轧的“重灾区”,阿根廷比索溃不成军,全年兑美元不仅抵至历史低点,并且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不过,虽然美元的价值炙手可热,但全球范围内在过去一年中却出现一股“去美元”潮流,包括法、德、英三国创建了与伊朗贸易的INSTEX(贸易往来支持工具)结算机制,金砖国家也在积极讨论创建统一的支付系统BRICS Pay(金砖支付),以绕过美元操控下的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结算系统。

大宗商品市。ヒ荒曛忻懒⒂肴蜓胄械慕迪⒁环矫娑怨适谐≡油价格构成了不小的托举之力,同时OPEC+所达成的减产协议还在延续,另外沙特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导致该国石油产量供给锐减,石油市场显示出有利于出口方的格局,因此全年无论是布伦特原油还是纽约NYMEX原油,都录得了两位数以上的升幅。同样,美联储接连降息也对黄金市场构成最大的利好,加之英国脱欧、贸易摩擦不间断上演以及中东战争阴云等地缘政治因素的推动,黄金期货价格过去一年也走出了一波相当不错的上涨行情。

然而,与资本、大宗商品市场莺歌燕舞的繁荣场景不同,由于全球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的弥漫以及各种限制性措施的蔓延,过去一年的国际贸易步伐却异常坎坷与艰辛。除了中美贸易摩擦重新升温外,美欧之间围绕着空客补贴问题也打得不可开交,最终世贸组织作出终判,允许美国对74.966亿美元欧盟产品加征关税,该案由此成为WTO成立24年以来作出的金额最大的一次终裁判决。另外,围绕着日本企业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日本企业强征的韩国劳工所出现的司法纠纷,日本与韩国不仅互相拉黑出口“白色清单”,而且彼此诉诸到世贸组织。基于全球四大核心经济体均已卷入贸易战,世界贸易组织推定,2019年国际贸易仅能增长1.2%,全球跨境商品流动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慢增长速度。

不过,贸易战从来没有赢家。中美双方最终回到了谈判桌上来并达成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达成了取消对两国征收钢铝关税的协定,韩国与日本在世贸组织的调停下也在做着相向而行的试探。更令人欣喜地是,穿过贸易摩擦的乌云,全球贸易合作撕开了一片流光溢彩的天空。在非洲大陆自贸区这一全球最大自贸区破土而出不久,以“东盟10+5”为主体的阵容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完成所有谈判议程,一个世界上涵盖人口最多、区域最广、成员最多元的自贸区将横空而出。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